你好丑啊,你好恶心,你的脸就像是发面没发起来的残次品,要熟没熟那种死样

你的发言也很恶心

做作,虚伪

你整个人都恶心


又开始了

你不准这样,你又想倚弱卖弱吗,

你他妈的弱吗,看看你那一堆膨胀蓬松的肉,你弱?你浪费了多少资源了已经?弱个屁

你不准这样,

我想起来了

为什么不准这样

那就是每次一说完你,你就开始自轻自贱,那别人还怎么说你

你这衰样看了就倒胃口

你很丢人

你很让人操心

你很幼稚

你总想些没用的事

总之,你让你自己很没用还占地还污染那片地

好了你又这样了

你走开吧别看了

别让我看你了

你,能走开吗

礼貌地问

绝不敢嘲讽语气,

他都得出了没用,没意义的结论了,怎么转不到明白我总是什么都不说的道上来呢

人家没义务明白你的破烂心思...

我以为我已经好了,原来是根本没什么变化,你何必惊讶,不,我没有惊讶,我只是……

变态,麻木,僵化,枯槁,

你不准这样,每次一对质完你就这样,那是恶性循环,

我好累啊,

你他妈干什么了就累,你不知道你没资格说累吗

你不准这样

我有资格去做些什么吗,我如果有什么动作,他们一眼就能知道这目的是什么,对于这目的明显,笨拙,拙劣的动作,他们不会冷笑,嘲笑吗,

哦呀,这家伙竟然也学会做人了?这样的

你没那么重要,没人有功夫嘲笑你

你不准这样,你在做那些被他言中的事,

什么被言中了?

我不知道

总之你……

堪比严刑拷打的质问,总算混过去了

每天醒来都会有个疑问,你到底是谁

被质问的时候,这具身体的主人紧绷着上线了,因为不是ta的话,对面,或者这场质问会有崩盘的危险,

两个人都害怕崩盘,所以必须让ta上线面对

这里的两个人是指你和ta

到现在为止,你还是生活在一个球体里,坚不可摧

说什么生活在,你只是在,你没有生活

被包裹住的人也可以借你躲避一阵子

那个故事,如果让我对他说实话,我将会划去的第一个名字是我自己,

但是我不可能告诉他,

其实有点后悔之前倚弱卖弱地告诉他那么多,是不是让他对我有种责任感

啊……这一切都好无聊

你只要按照预订程序去动作就好

心脏的加速跳动可以忽略...

鸣佐樱也有点像小鱼儿与花无缺和铁心兰,然后不管铁心兰和小鱼儿在一块插科打诨看着多么和谐有爱,铁心兰还是喜欢花无缺

也有点像方世玉和洪熙官和严咏春

上忍土的两只手,一只带手套,一只没有手套,the last 鸣人一只手袖子放下来,手上缠了绷带,一只袖子卷上去,没带手套,哇

人的生活不是个球体,而是一条线,这样觉得之后,才能找到出路吧,

今天得到了一个能理解有的人仅是一个背影就魂牵梦萦的体验了

她在我前面边走路边打电话,黑色的裙子,黑色的外套,黑色的头发,两缕扎起来在脑后中部位置的那个发型,黑色的拖鞋,黑色的手机,一小节白色的小腿

虽然全身黑色,但是她给人的感觉却并不是那种很清冷,很拒人千里之外的,我觉得她特别的生活化,她是个有条理又温柔又有原则的人,也许电话里正沟通的是她的家人

她中等个头,走路不紧不慢,没听到她说话的声音,但也一定是不紧不慢的

我骑着电动车在她后面,她的身影就突然到了我的视线里,我惊了一下,我很想看看她的相貌,但是我不敢在她身边多做停留,怕她觉得我是个变态

但是在经过她的时候,我还是看到了一点点她...

斑秽土状态被轰掉右肩,然后露出来胸口的柱间的时候,他慢慢地转过身来,右肩裸着,那个样子真是美啊,情不自禁地被他吸引住

哦,不是右,是左

我喜欢的三个人在这张图片上集合了,哇哈哈哈哈哈哈

合起来刚好是,大,白,堍,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发现带土胳膊断了三回,还是同一只胳膊,

那是,真胳膊断了再接没那么容易

斑吗……他的神经和身体都太强悍了

哎等一下?是三回吗?小时候要去救卡卡西和琳的时候,断了一次,然后和小南对决的时候断了一次,然后和团藏的部下对决的时候断了一次,还有吗?四战时候好像没断过了吧

© 宝贝堍 | Powered by LOFTER